赤水河是长江上游重要的一级支流,被誉为“母亲河”“生态河”“美酒河”“英雄河”,生物资源丰富、自然景观优美、历史文化厚重,是连接云贵川三省的一条经济动脉和人文纽带。

近年来,云贵川三省通力合作,最大限度凝聚起共抓赤水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治理的强大合力,走出了一条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美丽的赤水河。熊洪全 摄

三省协同 共护“一河清水”

2011年,贵州省制定出台了全国省级层面第一部针对流域保护的地方性法规——《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并在2020年协同云南、四川两省开展赤水河流域保护共同立法。2021年7月,云贵川三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关于加强赤水河流域共同保护的决定》和《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推动赤水河流域省际跨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共同治理;2023年3月1日,《贵州省赤水河流域酱香型白酒生产环境保护条例》正式施行,为赤水河流域酱香型白酒生产环境提供立法保障。

此外,遵义市政协接续承办了“中国赤水河流域生态文明建设协作推进会”2016年赤水会议、2017年仁怀会议、2021年习水会议,并与毕节市和云南省昭通市、四川省泸州市建立了赤水河流域省市县三级政协联动协作机制,通过开展联合视察、召开联席会议、举办赤水河保护宣传周活动等,凝聚思想共识,共商妥善解决共性问题、难点问题的应对之策。目前,云贵川三省政协推进赤水河流域生态文明建设跨区协作形成了一年一会、一年一主题、一年一全国政协提案、一年一次宣传周活动的模式,持续为赤水河综合治理形成合力。

河道畅通 生物多样性提升

赤水河作为漂流性卵鱼类的重要产卵地,河道畅通尤为重要,小水电站整改成为重中之重。在2020年9月,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就对长江上游的重要支流赤水河流域开展现场督察,要求相关省(市)完成赤水河流域小水电站清理整改,清理工作在赤水河流域全面展开。

在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双河乡凉风洞电站旧址岸边,若不经介绍,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是电站大坝所在地。“我们在2020年6月完成电站建筑物拆除,2022年5月完成生态系统修复,并新建生态护岸、硬化路面、挡土墙等生态修复设施。通过实施小水电站拆除和生态修复项目,水域水生生物环境得到明显改善,周边生态环境质量进一步提升。”威信县河长制办公室主任谢作川说。

位于双河乡的苦猪河,是赤水河二级支流,河道治理一直是威信县工作重点。昭通市生态环境局威信分局副局长魏仁贵说:“近年来,我们围绕苦猪河流域河道畅通和水质提升改善,把治理重点放在禁建、控种、拆违、治污、转产5个方面,点上拆水电、绿矿山、治两污,面上清环境、控药肥、种林竹。2024年1至5月,倒流水、苦猪河断面水质监测均稳定保持在Ⅱ类。”

作为赤水河上游生态保护的重要一环,从2020年6月起,威信县在3个月时间内全面完成8座小水电站拆除,并于2021年12月25日启动生态修复,2022年5月全面完成整改工作。赤水河(遵义段)小水电站治理也在按计划进行。记者从遵义市水务局了解到,赤水河(遵义段)小水电站清退整改数量为187座,截至目前,已实现清退151座、整改17座,剩余的清理退出类11座和生态整改类8座将在今年内全面完成。

随着小水电站的逐步拆除,赤水河生物多样性显著提高。“在贵州省遵义市、毕节市,云南省昭通市,四川省泸州市三省四地16县的共同努力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下,赤水河(遵义段)干流6个断面全部达到Ⅱ类水质标准,流域鱼类种群从108种恢复至167种,长江珍稀特有鱼类从29种恢复至49种,水生态和生物多样性逐渐恢复。”遵义市政协副主席冯春林告诉记者。

智能AI 让监管无死角

记者来到赤水河流域视频监控站,工作人员正在演示智能设备,随着监控摄像头拉近,清楚呈现了夜间抓拍到的非法垂钓人员信息。智能AI视频监控系统有效解决了夜晚监控感知能力差问题,实现了无差别犯罪监控打击。据赤水市农业农村局局长赵中良介绍,该系统通过激光补光、AI行为感知,执法人员在指挥中心就可通过AI视频巡查,快速发现非法垂钓人员违法行为,并及时指挥执法人员到现场进行处置。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全面启动以来,赤水市在持续加大渔政执法和对违法行为打击力度的同时,积极提升赤水河流域禁渔管理信息化水平,于2023年对高清视频监控系统进行改造升级,引进智能AI视频监控系统,设置视频监控点位104个、雷达监控点位5个。系统建成后,不仅有效节约了日常监管的人力物力,还减少了涉渔违法行为的发生。(刘航 马云才)